美国取消「网路中立」规定,电信业者能决定使用者看到哪些网站

2020-07-30 4W访问

(中央社)

美国联邦传播委员会(FCC)14日表决通过,取消所谓「网路中立性」(net neutrality)规定,这项规定意在确保网路自由与开放,让消费者公平取得网路内容。这项决定将面临反对阵营的司法挑战。

美国监管机构,针对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任命的联邦通讯委员会主席裴伊(Ajit Pai)提案,撤销网路服务供应商相关法规的计画进行表决,将「网路中立性」划下句点。

脸书、谷歌挫败,中国可能成为赢家

2015年民主党政府掌控的联邦传播委员会通过网路中立规定,禁止宽频业者阻断或减缓民众取得网路内容的速度,或为了特定内容向消费者收取更多费用。这些规範目的在确保网路自由与开放,让消费者公平取得网路内容,并防止宽频业者偏好自家内容。

联邦传播委员会如今决定废除这些规定,将对网路服务供应商、新兴网路公司和消费者带来重大影响,重绘数位世界版图。

对反对网路中立性规定的AT&T公司(AT&T Inc)、康卡斯特公司(Comcast Corp)和威瑞森通讯公司(Verizon Communications Inc)等大型网路供应商来说,这项决定可谓一大胜利,将让这些供应商获得广泛权力,决定消费者所取得的网路内容。

美国耶鲁大学学者傅楠(Nick Frisch)指出,中国可以要求美国网路服务公司行使它们的影响力,遏止对中国不利的消息在美国网站传播,换取进入中国市场的权利。

中国改变它在海外的形象对其十分有利,而且许多美国企业都非常希望进入中国市场。两者加起来,美国公司很有可能被说服配合中方的要求。「这不单影响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这会影响网路在世界各地的发展。」

这对呼吁裴伊不要撤销相关规範的谷歌(Google)母公司Alphabet Inc和脸书公司(Facebook Inc)来说则是一大挫败。

在对消费者的影响方面,自由市场的支持者认为,付费优先的作法,意味在宽频基础建设上会有更多投资,使得上网和整体资料传输速度大为增加。

但是支持网路中立规定的人指出,消费者如果不想在网路上塞车,可能被迫支付额外的费用。消费者对于网路服务供应商的选择可能会减少,宽频使用费可能也会增加。

川普废网路中立法,为何美国乡民群情激愤?年轻人支持「网路中立」,民主党可能因此得利

民主党籍联邦传播委员会委员罗森沃赛尔(Jessica Rosenworcel)说:「美国大众很不满。」她还表示,在国会中占多数的共和党行为已经「唤醒一个沈睡的巨人」。

对于「网路中立性」或防止网路供应商限制客户连上某些网站,或减缓特定网站内容下载速度相关规定,国会内部的态度主要随党派泾渭分明。这场激辩已经转成一种选举议题,民主党认为对自己有利。

研究显示,美国年轻人使用网路的比例远高于较年长者,民调也已显示年轻人对公平开放的网路充满热情。民主党认为这个议题能在年轻选民之间引起共鸣,这些选民也许在诸如赋税或国外政策等议题的政治投入没有这幺积极。

夏威夷州民主党籍参议员夏茨(Brian Schatz)则说:「年轻人需要主导网路中立性。千禧世代政治领导阶层有可能在此做出真正的改变。」

美国取消「网路中立」规定,电信业者能决定使用者看到哪些网站

网路中立规定一旦取消,大型内容提供商Netflix和Google可能要付更多费用才能以同样速度把内容送到消费者面前。大型内容提供商必须和网路服务供应商谈判,以更有效率的方式把内容传输给消费者。

大型内容提供商拥有资金和大批订户做为谈判筹码,有利于争取到所谓的快速传输线,取得竞争上的优势。

反对废除网路中立规定的人指出,所谓的付费决定传输线,可能扼杀新兴网路公司,因为他们没有钱或是影响力取得更快速的内容传递。

网路中立性的四大重点

►网路中立性是什幺?又为何如此重要?

网路中立性(net neutrality)的概念可追溯至网路诞生初期,主张网路服务供应商平等处理所有数据,禁止以竞争为由封锁网站或是服务,以及为了各种网路流量阻断「快速」与「缓慢」的网路运输道。

网路中立性支持者主张,少数美国高速网路供应商有动机在串流影音、通话,甚至是网路搜寻方面,封锁或降级竞争者的服务。

支持取消网路中立规範的人则主张,中立性规範限制了宽频公司,也阻止外界投资视讯会议、远距医疗与连网汽车等需要「快速道」的新型高速服务。

►网路中立性为何突然受到热议?

创造「网路中立性」一词的法律专家吴修铭(Tim Wu)表示,这项概念可追溯至1970年代,当时监管机构寻求确保独占电信市场的AT&T公司,没有封锁或是差别对待电话线外的新兴数据服务。

联邦传播委员会在2000年代初期,试图将这些概念纳入法规,但联邦法院两次裁决,由于网路服务供应商不像电信公司是「一般电信业者」,联邦传播委员会没有权力这幺做。

联邦传播委员会2015年不顾法院裁决,宣布宽频公司事实上是「一般电信业者」,可以受到1934年一项法律规範。

裴伊表达有意取消2015年通过的这些规定,并将此称为「恢复网路自由」(Restore Internet Freedom)计画。

►目前状况为何?

大型宽频公司表示,网路运作方式不会产生变化,只是他们能够更自由地创新并投资新科技。

这些网路服务供应商未来将不会单纯地封锁对手,而可能会提供更多优惠给消费者,例如提供以行动装置观看比赛的免费管道。

一些运动人士担心,网路服务供应商将向Netflix或其他串流服务等使用大量数据的公司,索取更高额的费用,而这些费用最终将由消费者承担。

受到更大打击的可能会是少了谷歌或脸书资源的新兴新创公司。这一仗的重点就是,下一代科技公司未来究竟有没有创新与散播新想法的空间。

►这对全球网路会有什幺影响?

世界各地许多国家以美国为借镜设立标準,但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规定。

美国情况相当特殊,因全国仰赖民营业者创造并投资自己的网路,其他国家则是从一间垄断市场的电信公司共享网路基础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