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赏花,绘本里外,春天已来

2020-08-02 8W访问

落雨,赏花,绘本里外,春天已来

下雨了!是春天的雨,窗外的树一定也很开心,也希望雨下多一点。前几天我们在山上看到了粉红色的桃花、淡紫色的苦楝树的花、白绿色的樟树的花、青绿色的小叶榄仁新芽,都开了!

草地上的酢浆草也长得又高又绿,弟弟每天都得去公园玩个半小时的「酢浆草霸王花」游戏才肯回家!这游戏,大人若不全心投入,其实很容易觉得无聊。但是小弟弟则是玩得兴緻十足──他从在草地上找大又直的酢浆草开始,再把找来的酢浆草从红色根和绿色茎之间折断,抽出茎里的细丝,再把细丝跟对手的酢浆草缠在一起,往自已的方向互拉,谁的茎断了,谁就输了!我们通常会一边看着树上的花,听听小鸟的声音,在公园散步晃逛,一边找脚边的酢浆草,尤其是弟弟,深怕漏掉了那一株有机会成为霸王的酢浆草!

这样的游戏,在春天尤其适合和孩子在公园里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不用走太远,也不用準备道具和玩具,只要把眼睛睁大、备足耐心,大人和孩子就可以玩得很开心。而在这个同时,我们也才看到不同的树,都慢慢吐出青绿色的新芽、或者是开出满树夺目的花。

至于大家都追着看的樱花,我则有不同的看法。

其实樱花不是不能种在台湾,只要品种选对、移植时间、栽种地点适合,台湾也可以感受樱花的美。但是以我目前居住的城市为例,根据地形和气候,士林、北投才是最适合种植的地方,但是许多里长为了讨好里民,把许多社区公园里原有的树木移植离开原地,而拚命种外来种的吉野樱,但市区水土不服养不活,不仅残害了树的生命,也浪费公帑。

至于我之前住的花莲市也曾在 2013 年 2 月在美仑山种下 1600 棵樱花,种下去没多久樱花开始枯死,市民对此此表示不满,但是县政府的回覆却是「9 月完成验收后,然后开始起算保固期,樱花在合约中载明保固期一年,因此厂商必须负完全责任,直到明年 9 月为止。」树木的生命可以用「保固期」这样的概念来计算吗?但事实上,公务员们做的事情,大多时候也是符合「人民所需」,尤其是在种樱花这件事情上!

我自已是长大后才用心的去认识不同的树种,初始当然是被树木不同的姿态所吸引,但是深入认识每棵树之后,就更加想把这种心情跟孩子们分享,我希望他们认识,进而喜爱、尊重身边看得到的城市里的行道树,也期盼他们走进森林,走在泥径上,感受被树林包围。

城市生活里的孩子,则需要家长和教师更多的协助,去感受人与自然之间理该有的互动关係──人不是万能的!对于自然在情感上的喜爱、在知识层面上的了解、在互动关係上的培养,都可以从小做起。

绘本《冬芽合唱团》这本以摄影照片做成的书一样,每种植物都有自已独特的样貌。虽然是「冬芽」,但是很适合做为引领孩子理解认识「每一棵树就像一个人一样,有不同的样子,值得慢慢细细的认识」。

另外《遇见春天》则是另一本适合带孩子认识春天的可爱绘本。主角小熊从冬眠醒来,想要遇见熊爸爸所说的「春天」。但是春天的味道、颜色和形状,究竟是什幺样子呢?

走出去,我们就会知道,春天~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shige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