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看不懂的结局?那是因为我们没有这样看《神鬼猎人》

2020-06-22 6W访问
又一个看不懂的结局?那是因为我们没有这样看《神鬼猎人》

再度荣获金球奖(Golden Globes)的李奥纳多・狄卡皮欧(Leonardo DiCaprio)与阿利安卓・岗札雷・伊纳利图(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不仅成为金球奖最大赢家,也再度打成为引颈期盼、热烈讨论,更为奥斯卡(Academy Award)增添关注的热门人物。

面对上次话题纷纷的《鸟人》(Birdman)其结局让观众们面对 相当困扰的是非题 ,如今《神鬼猎人》(The Revenant)的结局更承载了《鸟人》的特性,主角格拉斯(李奥纳多・狄卡皮欧饰)最后到底看到了什幺?

《神鬼猎人》或许是开放式结局,但如果我们从影像与声音来解读,那我们能得出以下三个相当不错的角度,来 解释电影并非开放式结局,以及为何李奥纳多・狄卡皮欧突然打破第四面墙地凝视摄影机后就淡出了呢?

熊的设定

其实这点相当令人好奇?为什幺要将熊的攻击做这幺多描述?如果仅是为了展现大自然的庞大,那这头熊完整超出了这个层面。熊其实是『复仇一事乃操之上帝,而不在于我』的开端,因为熊数次地将格拉斯压在地上,甚至压踩头部,但却不像要至于对手于死地。若我们将自然解释成神,那这头熊的行为便清楚许多,电影开始便叙述为保护儿子复仇,但是熊的行为使他知道复仇并不在于他而是上帝,因此熊的攻击就像神的惩罚,虽然成功地击杀,但也触犯了神。

妻子的低语与圣经的词句

『当风暴来临时,如果看树枝,感觉树快要倒了。但如果你看树干,则稳如泰山。』这一句解释的是生命濒临危险时也不要放弃,如果仰头将会感到自己即将消逝,但如果能够直视树干,那你会看到前方的道路会出现希望。因此在格拉斯受到熊的攻击后,他看见树枝感觉树要倒了,那其实在解释 他的生命正濒临死亡 ,而这对低语也不时地出现在格拉斯面对危险的时刻。

另外一句:『复仇一事乃操之上帝,而不在于我』这段源自新约罗马书第十二章第十九节,格拉斯决定不亲手终结仇人,将他随着河流而下。然而格拉斯为了保护儿子而枪杀白人军官,但儿子却意外遭仇人杀害,格拉斯心中的不安开始增加,本来还能以保护为由来掩盖愧疚,但儿子已亡,他到底该如何面对自己的信仰?乞求神能够原谅他,而站在破烂的教堂那一幕,则是格拉斯认定自己已受到宽恕。

为什幺要说自己已死过一遍?

当然不仅仅是因从重伤复甦的保命过程,而是确定自己已剩下复仇为目标,除此之外已没有其它目的,格拉斯知道自己已不像个活人,所以说自己已死过一遍,而这个状态也呼应了「亡魂」的概念,为了复仇、绝不停歇。

如果我们整合以上三个看法,那我们可以得出格拉斯的心境有许多转折,从掩盖愧疚到认定自己已被饶恕,变成亡魂,却持续受到妻子的影响而左右,这也再再强调格拉斯的矛盾,也是因为这些矛盾与转折,才能使《神鬼猎人》与格拉斯富含层次。

最后格拉斯到底看到了什幺?我们就利用以上三点来结合答案:他没有手刃并将仇人交由上帝则是意识到自己还是人的层面、妻子的低语及倩影都再再告诉他不要放弃,而望向摄影机乃是他开始直视着树干,发现了希望并脱离亡魂的状态,随即淡出。结局的转折,若我们以这个答案来解释,那则是一个正向结局, 因为格拉斯最后获得了希望逐渐找回人的层面,而不是复仇后仍死亡般地活下去,就像亡魂贪恋着大地。

 

想看更多 VidaOrange 的影视戏剧文章请加入我们的 [email protected],或是到 粉丝团按讚喔!

 

这些你也会有兴趣:

他值得一座奥斯卡》回顾李奥纳多的 5 部代表作,简直人格分裂

跟珍妮佛劳伦斯学「说话魅力」:跌坐奥斯卡颁奖典礼,一句话就化解尴尬!

你不知道的 电影《鸟人》,一镜到底的完美运镜 拍摄手法大公开

「我觉得自己是个女人」奥斯卡影帝男扮女装,诠释跨性别者的传奇人生

我是法国人,但我拿过奥斯卡──影后玛莉安・歌迪雅的《玫瑰人生》

(全文由 Screenwriterleo 编剧人生 授权刊载,原刊载于 此 , 粉丝专页 ;图片来源:catchplay;不得转载)